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终止上市!近300亿市值或灰飞烟灭,千山药机何以至此?

中国经济周刊-金台资本组记者  李永华

等待许久的靴子终于落地。7月14日晚间,千山药机(300216.SZ)公告终止上市。

虽然按照退市规则,千山药机还有一次申请复核的机会,但市场上大概已经没有谁还在期待奇迹发生。

“关灯吃面”的是深陷其中的近5万股民,曾经的300亿元市值灰飞烟灭,而在千山药机创始人、实控人刘祥华眼里,这些股民都是赌徒。2019年5月17日,在千山药机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刘祥华曾对参会的股东说:“你本来就是来赌博的,而我们的股票正好符合你。”

不少机构也深陷其中。比如,2016年10月31日,湖南信托(现名湖南省财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设计并推出了“湖南信托千山药机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用于向千山药机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信托规模1.98亿元。财信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其与千山药机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涉及1.98 亿元本金及相应利(罚)息,处于强制执行阶段。

千山药机曾经是与东富龙、楚天科技并驾齐驱的我国三大制药装备企业之一,2014年、2015年更因基因测序、智能穿戴、高血压监测等概念而名噪一时,备受投资者追捧,公司股价2015年曾高达76.29元/股,总市值近300亿元。

曾经的大牛股何以至此?

1

一年一个新概念:快速跨界多元化之祸

“刘祥华是一个非常有激情的人,也非常有感染力。”这是众多接触过刘祥华的人的共同的印象。

湖南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谈及,他有一次与刘祥华共同出差,听他侃侃而谈,的确能感受到他是一个非常有抱负的人,而且市场的敏感度也非常好,能够抓住机会,但可能后期的管理跟不上。

千山药机一位原高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我最初进公司,就是被刘老板的激情打动了。”但是,他很快就发现千山药机的步子迈得太快。

千山药机成立于2002年,主营大输液生产自动线及其配套设备的生产与销售,是国内主要注射剂生产设备供应商。2011年5月,千山药机上市,其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分别自2010年的2.1亿元、0.45亿元增长至2014年的5.91亿、1.34亿元。

“资本+政策”,上市后的千山药机遇到了难得的好机会。

我国从2011年开始大力推进的新版GMP认证,要求所有生产企业均应在2015年12月31日前达到新版药品GMP认证,否则就会失去生产资格。各药企不得不投入巨资改造生产线,直接催生了庞大的制药装备需求,也推动了东富龙、楚天科技、千山药机的业绩飙升。例如,东富龙的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8.22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15.56亿元。

但2015年一过,行业随之下滑,制药装备板块收入超10亿元的新华医疗继2016年度扣非利润亏损4771万元后,2017年度扣非利润继续亏损1.36亿元。2017年,东富龙营业收入同比上升28.48%,但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57.71%;迦南科技营收增长47.75%,净利润下降27.49%。

对此,刘祥华很清醒,他的对策是转型。千山药机开始激进的跨界多元化布局,在每年的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刘祥华都会向参会的股东、投资者描述一番前程远大的发展景象。

从制药装备出发,千山药机先延伸到医药用耗材,后又进入食用包装产品领域,刘祥华曾解释,这都是基于公司在制药装备领域的积累,只需要稍作延伸,就可以扩大产品范围。他甚至一度希望进入小麦水稻打捆机的行列,去麦田、稻田里滚身泥。

这些还不是千山药机的股票遭到市场爆炒的全部,撬动二级市场持续走高的主因是公司闪电布局基因测序市场。

2014年4月,停牌3个月之久的千山药机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湖南宏灏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宏灏基因”)79.73%的股权。同年8月,由刘祥华领投,以定增方式募资12.58亿元用于基因测序及相关市场推广。2015年1月,千山药机再度出手,拟使用自有资金不超过6000万元收购上海申友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51%以上的股权。

宏灏基因创始人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宏灏,主攻药物基因组学应用技术和基因芯片研制技术,拥有全球独家高血压个体化用药基因检测芯片及糖尿病检测芯片。2014年底,宏灏基因生产厂房搬迁至长沙。

此后,千山药机在长沙拿地数百亩,准备在新产业上大干一场。2015年,千山药机一位来长沙参加股东大会的外地股东曾算账:全国仅三甲医院就近1000家,按高血压基因检测芯片980元/人份、三甲医院每年进行2万例基因检测计算,仅三甲医院每年带来的市场空间就约200亿元,“这种巨大的投资诱惑力令人难以抗拒”。

靠着转型基因检测,千山药机成为市场红人。2015年6月2日,其股价已达76.29元/股,从宣布进军基因检测后短短一半年时间,股价涨了近13倍。

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千山药机因债务危机与财务造假而轰然倒下,至今未能爬起来。

上述千山药机原高管认为,刘祥华是个有梦想肯干事的人,但是一下子进入太多新领域,而且都是在市场培育期,需要大量投入。

连续造假,实控人说:“你就是来赌博的”

资金紧张的刘祥华,多方自救,主要方式之一就是质押所持有的千山药机股票。

有市场人士分析,对上市公司大股东来说,高质押要避免被平仓的风险,就必然要求维护市值。千山药机2019年年报显示,刘祥华所持股份100%质押。

铤而走险的千山药机开始了造假之旅,维持高增长高业绩白马股的形象。

据证监会披露,2015年,千山药机虚构销售回款、虚减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虚增销售收入,当年虚增的利润占当年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95.76%。

2016年,千山药机公布的净利润超2亿元,同比增长 244.33%。实际上,后来被查实,千山药机这一年虚增利润3.57亿元。

监管部门查实,2017年,千山药机实控人刘祥华及其胞弟刘华山通过关联方,实际违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10.12亿元。

此后,千山药机年报被连续出具非标意见,其董秘一度公开表示无法保证财报真实准确。

自救与他救,还有希望吗?

出事以后,千山药机并未放弃自救。

2018年下半年,民营上市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风险频频爆雷,各地政府均积极为之纾困,湖南也对多家本地上市公司进行驰援。

千山药机上述原高管称,当时,湖南另一家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大股东拿到了一大笔纾困资金,因此,千山药机也抱有希望,争取地方政府的援助,但最终落空。

2018年10月,千山药机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签订意向协议,后者为千山药机化解债务危机,协助千山药机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实现转型升级发展,但最后仍是一纸空文。

即便深陷危机,千山药机的基因检测业务今年仍获得了大单。2020年1月3日,千山药机发布公告称,其已通过招标流程,确定为衡阳市人民政府购买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的供应商,将为衡阳市34.24万高血压患者提供高血压基因检测试剂,总计1.5亿元。

7月8日,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千山药机称,公司被暂停上市后,面临着退市的风险。从危机以来,公司一直在筹划与实施债务重组事项,力争改变面临的艰难局面。但未能按原计划的时间走完债务重组审批流程和签署重组协议,以致影响了公司整体重组方案的实施进度。

千山药机2020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当期收入3066万元,同比下降46.89%;净利润亏损1.7亿元。

责编 | 吕江涛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