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记者回乡记:10位记者 10个家乡故事(5)

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记者回乡记”是《中国经济周刊》多年来的保留专题,专题文章为记者春节放假期间回到家乡后的所见所闻,是记者从媒体人的角度发现家乡的变迁与发展的记录。“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记者回乡记”,既从微观层面反映和呈现了中国的新时代、新气象,同时也多角度展现了中国年轻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幸福观。

回到燕郊的房产经纪人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胡巍|河北报道

责编:陈惟杉

2月23日是农历正月初八,大多数人结束春节长假,开始上班。

住在与北京“一河之隔”的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的人们,也开始了新一年的忙碌。临街的个别商铺门前,地上还散落着红纸屑,许多房地产中介的门店依然大门紧闭,年前关门停业,尚未开张。

春节后回到燕郊的只有他

在小区潮白人家附近,房产经纪人小章坐在自家店铺外玩手机,店里没有顾客,也没有其他工作人员。他很少抬头看路过的行人,也没有行人停步向他咨询。

二十出头的小章是辽宁人,中专毕业后曾在老家短暂打工,后来跟着朋友来到燕郊,在一家知名房地产中介公司上班。

小章说,“我来燕郊的时候是2016年下半年,正值楼市黄金期。培训都嫌浪费时间,直接就跟着师傅上岗,边干边学,很容易上手。钱来得快,自己都没想到一个月顶我在老家干一年。就想花钱,但没时间消费。”他告诉记者,来燕郊之前还想着去北京各大景点玩一圈,但真正实现愿望是过了将近一年之后,尽管北京就在潮白河对面,“有点时间也就是躺床上休息,太累了。”

“那时候根本没想过房价会跌。之前没离开过东北,来到燕郊后,还以为除了东北,遍地都是黄金,对未来充满信心。头一年春节回老家很有面子,挣的钱比那些上过大学、在北京沈阳上班的白领多多了,他们租房压力都很大。”小章说。

“到去年3、4月份的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到行情的变化,大家都在讨论调控政策。以前是把精力集中在卖方身上,劝卖方上调价格,他们也高兴;买方自动找上门来,不用我们费劲。3、4月份的时候,价格已经到高点了,但在买方身上要费些劲了,干活要自觉主动起来。”此后,小章的工作越来越轻松,店长也不像之前那样催促他,“只说业绩要做上去,但真正交办的活越来越少,自己千方百计找活干。”

去年下半年,小章所在的门店被撤并,他跳槽去了另一家中介公司,但业绩没有任何起色。“绝对的入不敷出,但吃以前的老本,也还算滋润。”小章说,他后悔当初干活还不够努力,“那时候肯定事半功倍”。

他也后悔当初自己没有炒房,“其实是有些门路的”。但他也庆幸,“那时开始炒房可能也晚了,万一不小心,现在可能也被套住了”。据他了解,现在在燕郊被房子套住的人,房产经纪人也占有一定比例。

小章介绍说,“调控政策明晰后,网上说‘燕郊房价腰斩’并不过分。”对于像小章这样的经纪人而言,房价下降还不是最头疼的。“只要有成交量,我们从中提成的收入也还可观,我从不要求暴利。”但2017年下半年,房价与成交量双双下跌。在小章看来,这种现象可能说明之前的房价上涨与炒房的关系很大。

当初和小章一起来到燕郊做房产经纪人的老乡,年前大多已经离开。剩下的少数,春节过后又回到燕郊的,目前只有小章一人。他表示,只要调控政策不松,短期内他看不到燕郊楼市回暖的希望,“或许过去透支得太多了”。他已经想好离开,但还不知道去哪里,这次回燕郊算是一个过渡。

小章说:“种地比在工厂打工累,工厂比做经纪人累。”他认为,从全国范围看,房价不会大涨大落,从事房产经纪仍是一个很好的职业,“我希望多挣钱,但不奢望暴利。”他打算转战其他二三线城市,“那些市场健康的地方,房产经纪人可以保持稳定收入。我们是经历过‘黄金时代’锻炼的人,我们的能力和素质相对更高。”

“燕郊不是‘睡城’”

在潮白人家小区的另一侧,和小章的情况类似,小蒋也是一家中介门店里唯一的工作人员。但与小章不同,他看好燕郊楼市,并决心留在燕郊。

小蒋在燕郊有4处房产,并且已经在这里结婚安家。他来自河北省承德市,在燕郊从事房地产经纪人已经8年,这次春节回家后,把父母也接到了燕郊。“我已经是燕郊人了。”他说。

一年前,小蒋的新年愿望是开办一家自己的房地产经纪公司,但随着楼市遇冷,他的计划暂时搁置了。

“房价下跌是一个看得见的事实,两成、三成都有,但一些人炒作‘燕郊房价腰斩’,不符合整体状况。”对于房价大跌的消息,小蒋显出些不满,他似乎很明白人们“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他补充说, “不能用个别现象代替整体。有些房主急着用钱,降价六成也可能,但这只是某一套房子,对吧?”

p30-河北燕郊与北京只隔着一条潮白河

河北燕郊与北京只隔着一条潮白河

p30-连接燕郊与北京的主干道上,许多大型广告牌上的内容都与房地产相关。

连接燕郊与北京的主干道上,许多大型广告牌上的内容都与房地产相关。

小蒋也不满媒体将燕郊描述成“睡城”,“就算是白天,燕郊也比北京一些郊区热闹,比河北大多数县城热闹。这里是有一部分人在北京上班,但在本地就业的人也不少,一些家庭可能是老公在北京工作,老婆在当地就业。这里的超市、商场、饭店,各种消费场所的密度不比其他地方低,里面的客流量很大,外面的车流量也很大。东贸国际服装城现在承接了大量动批、大红门疏解过来的商户,还有很多从北京疏解的城市功能将扎根这里。”

在小蒋看来,房地产是促进燕郊经济发展最大的功臣,“比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功劳大多了”。“有了人气,就会自发地形成市场,尤其是那些在北京上班的人,消费能力很高,一下就把经济激活了,甚至不需要政府去引导。”他认为,真正需要政府引导的,是一些配套的公共服务,比如医院、学校,“其实大家有钱送孩子上学,也有钱看病,但如果没有学校和医院,那有钱也花不出去。只要将这些配套完善起来,就业靠市场就已经解决了。大家在燕郊安居乐业,怎么会是‘睡城’呢?”

“更重要的是通州的建设。现在很多人在北京市区上班,住在燕郊是不方便。将来过了潮白河就在通州上班,比住在北京市区可能还方便。”小蒋说。

小蒋并不隐瞒自己从上一轮房价上涨中获益,他试图说服别人,“目前到了抄底的最好时机,无论是自住还是投资。”在他看来,唯一的问题是调控政策,有钱买房的没有资质,有资质的本地人大多买不起或不需要买房。

未来调控政策是紧是松?小蒋将砝码放在松的一侧。这也是他的愿望,毕竟他已经结婚了,手头有4套房,还把父母接到了燕郊,但目前他是中介门店里唯一的工作人员。

(文中图片均由本刊记者胡巍摄于2017年4月)

————————————————————————————————————————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